注册  登录   
  尊重人民的利益是取信于人民的基础    我们正在做...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事 法务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史迹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陕西眉县王家四代人和一位革命家的情缘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7-18   责编

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时隔86年之后仍旧让人感动不已。笔者把它写出来已经17年了,今日再次刊发,是对当年辛勤采写的纪念。故事很真实,算不上传奇,其画面、内涵拍一部电影绰绰有余。

陕西眉县有一个叫陈秀贞的女人,她在敌人的枪口下救了习仲勋的命,帮他治好了伤口,使他继续回到革命的阵营。后来,这个女人被习仲勋认作了干娘。

2000 年12月的一个中午,笔者来到眉县金渠镇黄家坡村,见到陈秀贞60 多岁的孙子王来娃,听他讲述奶奶与一位革命家几十年的真情故事。

舍命搭救落难习仲勋

出生于清1880 年的陈秀贞,原籍陕西山阳县北沟乡北沟寺村。民国17 年(1928),举迁居耀县老君岭, 以开荒种地为生。民国37 年(1948),返回原籍。1955 年,又迁至眉县金渠镇黄家坡村定居。

民国 20 年(1931)8 月,时任陕甘宁边区马栏分区专员兼中共照金县委书记的习仲勋,在照金地区(今属耀县)突遭国民党军队扫荡,受伤掉队,情况万分危急。刚停止枪声的山区,“白军”乱窜,四处搜索。习仲勋急中生智,艰难地向正坐在家门口的一位妈妈走去。这位妈妈就是陈秀贞。听说面前的人就是自己日夜想见的红军时,她竟把自己离家避乱的儿子撇到脑后。她当即将仲勋引进家中,急忙给他换上大儿子王治洲的破衣衫,躺在炕上,佯装养病。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她机智地将仲勋扶到土炕上躺下,盖好被子。这时,两名白军士兵冲进了门,枪口对准她,恶狠狠地问:“有红军来吗?不说实话枪毙了你。”陈秀贞虽是山村妇女,可她面无惧色,镇定回答:“老百姓只知种地过日子,不知道啥啥军……”白军一看问不出什么名堂,就在屋内乱搜了起来,猛然发现炕上躺着个人,抓住她的衣襟大吼:“炕上是你什么人?”紧要关头,她双目含泪指着习仲勋悲痛地说:“他是我儿子,才给‘老总’引路回来,着了凉,正在发汗呢!”白军士兵一听一看,信以为真,灰溜溜地走了。

当晚,陈秀贞包了些干馍,和两个儿子王治洲、王治 林,扶着受伤的仲勋翻过大山,到野草丛生的地沟梁,把 习仲勋藏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为了防止意外,母子三人 临别时再三嘱咐他:“安心养伤,白天千万不能出洞,也不要在洞中弄出啥响声。晚上我们轮流给你送饭,白军撤走了你再回边区。”翌日起,母子三人白天干农活,顺便打听外界风声,综合各种情况;每到夜幕将近,陈秀贞用布遮住窗子,为仲勋煮野菜、烙饼子,完了让大儿子王治洲用瓦罐提着悄悄地上山,同时还带些草药给习仲勋治伤。

提到草药治伤疗病,王来娃从笔者对面的椅子上唰地站起来,抬高声音夸赞奶奶:“她就是一个民间神人,懂草药识药性,我小时候的小灾小病都是她给治好的,10岁前没有见过大夫。打仗无非就是刀枪创伤,我奶奶治外伤的药非常灵验。”

奸人告密农妇受尽折磨

不久,敌人根据村里奸人的告密,得知习仲勋在此地受伤藏匿,便又兴师动众,挨户搜查拷问,一时间,搅得老君岭一带鸡犬不宁,乌烟瘴气。又一日,一帮荷枪实弹的白匪军冲进王家,逼陈秀贞交出习仲勋,威胁说:“有人看见习仲勋跑你家来了,你还敢欺蒙国军?如果再不老实,等老子逮住了他,就轻饶不了你!”面对凶神恶煞的官兵,陈秀贞斩钉截铁地回应道:“不知道!”敌军官见此情景,恼羞成怒,随即命令手下,对她施刑,一群白军士兵一拥而上,扇耳光,抡枪托,不大工夫她被打断三根肋骨,一下子昏死过去。好不容易苏醒过来,她觉得浑身麻木,衣服像被水浸了一样,脸上还沾了一层泥浆。白军看她活过来了,又拖出门用短枪逼她招供。她依然守口如瓶,一身正气,对匪军说道:“快枪毙我吧!早死早安然。”敌人见无计可施,便一把火烧了她家赖以栖身的几间草房,临走时还狠狠地踢了她几脚,恶声恶气地骂道:“跟着红军你老子去死吧!”

那一天,幸亏她的两个儿子出门躲避,免遭劫难。陈秀贞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在门外迷迷糊糊躺了一夜,天亮时才看清自己好端端一个家已化为灰烬。

干娘把亲儿托付习仲勋

可是,狡猾的敌人并未就此罢休,派人夜里又鬼鬼祟祟潜伏于王家暂居处的附近,窥视陈秀贞一家的一举一动。

在这种情形下,陈秀贞焦急万分,她担心这样下去,不仅无法给仲勋送饭,还可能会有更大的危险。她忍着伤口疼痛,白天走村串寨沿街讨饭,到了晚上母子仨人设法避开敌人视线,把饭菜送到山洞,让习仲勋充填饥肚,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度过了 17 个日日夜夜。在陈秀贞母子关照下,仲勋的伤势渐渐好转。此间,习仲勋引导陈秀贞母子三人认知革命,理解革命,继续支持革命。习仲勋伤愈返回边区时,他满怀感激,郑重其事跪在土炕前,叩头作揖,把陈秀贞拜为干娘。临走前,陈秀贞毅然将刚满14岁的二儿子王治林交给仲勋,让他介绍治林进部队干革命,为穷人打天下。回到边区不久,有人夜晚带来消息,由习仲勋介绍,陈秀贞母子三人同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陈秀贞家成了共产党的一个地下交通站,转送信件、藏匿食盐、加工草鞋,为党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民国22 年(1933),陕西游击队骑兵战士王治林,在旬邑县的一场战斗中,壮烈牺牲,为革命献出了他16岁的生命。

习仲勋接干娘到北京奉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身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 记的习仲勋,始终没有忘记这个革命家庭和干娘陈秀贞。习仲勋不顾公务繁忙,他多次安排人员四处查找陈秀贞的下落,最终获悉陈秀贞已迁入陕西眉县定居。调任国务院秘书长之后,习仲勋又给陈的原籍山阳县政府写信,证明王治林牺牲在战场,应承认王治林为烈士。山阳县人民政府转告眉县人民政府,对陈秀贞按烈士家属对待。从此,陈秀贞被人尊称为“革命妈妈”。

按照优抚政策,陈秀贞每月领取政府发的抚恤金24元,同时还享受食油、食盐、大肉等生活必需品的定量供应。后来,习仲勋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在国事繁忙中,还抽时间几次给陈秀贞写信,热心邀请干娘到北京居住。他在信中说:“您为革命做出了贡献,如今已属高龄,该享享清福,做儿的也该尽尽孝道了。来京时不要忘了带些儿子最爱吃的红苕和玉米糁。”

1958 年 10 月,王治洲搀扶着老母陈秀贞,带着家乡土特产来到北京,在京住了三个月。习仲勋一家轮流伺陪陈秀贞母子看戏、看电影、游览北京的景区。有一回吃饭时,老人发现仲勋穿的中山装有补丁,语重心长地说:“娃呀,你在家穿这样的衣服还行,接待外宾可不能穿,千万别让外国人笑话了咱们啊!”又说:“还是咱国家穷,都当这么大领导了,还穿补丁衣裳,啥时咱们富起来就好了。”

习仲勋的爱女听了陈秀贞老人的一席话,异常感动,眼泪忍不住淌了出来,她丢下手中筷子,扑到陈奶奶怀里,亲了老人几口,又抱起小弟弟,同陈奶奶亲切地合照了一张相片。

陈秀贞老人虽然身在北京,却时刻惦记着远在陕西眉县的家,非常想念家中爱孙王来娃,孙子是老人的命根。于是,她几次向习仲勋提出要回眉县,仲勋一再挽留,均不奏效,最后,只好买了车票,难分难舍地将老人送上离京的火车。

王来娃回忆,奶奶从北京带回来一些橘子和葡萄干,他分给小伙伴们吃,都说“味道甜的很,北京的水果和眉县的水果就是不一样啊!”

1960 年 3 月份,习仲勋来到陕西周至县视察工作,因时间紧公务忙,不能亲临眉县黄家坡探望干娘。老人被眉县金渠公社派人冒雨用拖拉机接到公社邮电所接听电话,当听到习仲勋一声接一声的问候时,她舒心极了,连答:“好好好”。后来,她向习仲勋叮咛说:“勋娃呀!你一定要将革命进行到底,把社会主义建设好!”此次通话,竟成了她们母子间的最后交流。1960年10 月,陈秀贞老人以80岁高龄离开了人世。习仲勋闻悉噩耗,立即发来唁电,表示深深地哀悼。眉县人民政府还为这位“革命妈妈”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陈秀贞儿孙多次看望习老

“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冲击了一大批老一辈革命家, 习仲勋也不例外。在此期间,陈秀贞儿子王治洲与习仲勋虽然失去联系,并没有什么来往,然而王家这个“走资派的黑线家庭”岂能安然?红卫兵抄了王治洲的家,抢走习仲勋的信件、照片等物,还摘掉了王家“革命烈属”的牌子。军管会代表得知这一线索后,三番五次到王家“了解情况”,采取车轮战术,威逼王治洲检举习仲勋早年在王家养伤时“背叛革命”的所谓罪行。王治洲怒火中烧,铁骨铮铮地回答“不知道”、“别问我”。为此,他被多次揪斗,受尽了皮肉之苦。

“我爹的脾气倔的很,宁折不弯啊!”王来娃说:“习仲勋当年没有说过背叛革命的话,我爹不能胡编乱造呀!”王来娃的手在桌子上拍得啪啪响。

“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结束后,王、习两家又重新开始书信来往。王治洲几乎每隔一年就要去北京看望一次习仲勋。1980 年习仲勋担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他从王治洲书信中得知王家的烈属荣誉遭到质疑,立即给眉县人民政府写信说:“有关部门必须承认王家是烈属的事实,如有问题,我负全部责任。”从此,王家的烈属牌子重新挂到了大门上。

1987 年,陈秀贞79岁的儿子王治洲离开了人世。安葬了父亲后,已步入中年的王来娃开始为自己的儿女找工作。跑了很久,总不如意。

这时村里有人说“你的习叔是中央领导,给娃安排工作应该没有问题。”可是王来娃在写给习仲勋的信中,从不提及此事,他知道爹爹、奶奶活着,也不支持他开这口,他让儿女们自己去闯荡,寻找自己的生存之路。

1989 年 7 月,王来娃的女儿秋英到北京看望习爷爷,在习家整整住了 8 个月。临走时,习仲勋慈祥地笑对她说:“爷爷给你把名字改成实英吧,希望你实实在在工作,英英武武做人,像你曾奶奶那样。”王秋英微微一笑,点头应允。那天,习老还给秋英赠送了一把纸扇,扇面上有习老用毛笔写的赠言:“勤奋工作,努力学习,为人民多做贡献。”

2000 年深秋时节,王秋英带着家乡眉县的特产猕猴桃、太白山核桃等,再次进京看望习爷爷,习爷爷的儿子习近平、儿媳彭丽媛也在家,夫妻俩平易近人,喜欢说笑,王秋英和他们聊天到深夜。

面对笔者,王来娃神情淡定,他自言自语道:奶奶是奶奶,我们是我们,后人决不邀功,更不向习老提要求。

采访中,王来娃谈及“借官谋事”的话题,他情绪非常激动,称我们王家祖祖辈辈是种地的农民,没人当官,也从不奢望当官。

虽然,王来娃年纪大了,但闲不住,经常下地干活,他告诉笔者,自己常常给孙子们以及村里小娃讲奶奶的故事,希望孩子们牢记历史,珍惜现在,好生活真的是来之不易啊!

写作手记:

此稿最早刊发于 2000 年 12 月 19 日陕西《百姓生活报》,责任编审魏源海(现为云南《生活新报》执行社长)。编发时因没有两位主人公照片,魏源海便请报社美编王锁利老师,用钢笔画了一副陈秀贞臂挎竹篮,给藏匿山洞中的习仲勋送饭的插图,陈秀贞慈眉善目,习仲勋彬彬有礼,四周山势雄奇,植被丰茂,画面视觉效果非常好。稿件见报后,习仲勋的外孙女来到报社,与魏源海叙谈,当着申震、王志君、许遐志、乔文合、晏兵成、红叶等编辑记者的面表示,自己对外公早年经历缺乏了解,要不是报纸披露,自己还真不知道外公在陕西眉县还有一位有情有义的干娘。临走她声言要收藏该期报纸,多读书,多从妈妈和外婆口中了解外公的革命故事。这些叙谈内容由编委魏源海安排,经过许遐志先生整理,刊发于次日该报“我看特稿” 栏目。

画家王锁利钢笔画-----陈氏食救习仲勋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