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尊重人民的利益是取信于人民的基础    我们正在做...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事 法务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史迹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护林执法竟成阶下囚,绍兴皋埠“莫须有三颗牙案”引民愤

来源:晨报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1-06   责编

记者 :黄龄

编者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所谓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既包括物质方面,也包括精神和权利方面。近日,浙江省绍兴市却发生了一起或因权力肆意妄为、徇私枉法而导致公民精神、身体、人格权利受到严重损害的事件,在当地百姓中议论纷纷,影响了当地社会安定和谐的局面。

“我为村子守护林子8年了,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绍兴市越城区皋埠镇攒官村护林员何武木老泪纵横。何武木口中的委屈,指的是他与儿子何海娇共同保护村集体财产,却被被偷树者蔡忠元一家反咬一口,以“莫须有”的三颗牙齿罪证,状告何海娇故意伤害。何海娇于今年9月26日被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检察院批捕,而偷树的人蔡忠元却从未受任何处分,依旧逍遥自在。


蔡忠元在自家门口沉思

护林执法反被殴打,偷伐树木却从未遭罚

2017年1月24日,正在吃午饭的何武木接到村民举报,说蔡忠元又从山里偷树了。何武木立即放下饭碗赶到蔡忠元家,看到院中摆着3棵刚从山上偷来的杉树。见状,何武木对蔡忠元好言相劝,希望能将树木归还,谁知蔡忠元与他的妻子竟对70岁高龄的何武木大打出手,导致何武木多处软组织受伤。

慌乱中,何武木来到村委会求助,让时任攒官村村委会主任何宝法及村调解主任章国娟一同前往蔡忠元家主持公道,女儿何海香与儿子何海娇也闻讯陆续赶来。何海娇赶到时,姐姐何海香正与蔡忠元夫妻理论他们的打人行为,蔡忠元夫妻恼羞成怒又意图打人,何海娇这才赶紧上前帮忙。

据了解,蔡忠元不是第一次偷伐村集体的树木,他偷树的习惯远近皆知,偷来的树部分被卖掉换钱,部分被做成自家用的狗棚、架子等物件。


攒官村村委内存放着蔡忠元偷伐的一颗杉树

然而这些年来,不论蔡忠元多猖狂的偷取树木,却从未受到村委会或者区林业局的惩治。就连这次,何武木事后向区林业局举报,也未收到相应处置。记者联系到越城区林业局的经办人,对方表示村委已经开了一张200元的罚单,作出相应处理便,也就不再后续跟进了。

攒官村村委书记王锦富说,村里关于偷伐树木有制度规定:偷挖竹笋每个罚款100元,偷伐竹子200元每支,偷伐树木罚款500元。而知情人透露,其实这笔罚款是何宝法垫付的,蔡忠元分文未交。何宝法向记者解释,他不想因为这些事让村民邻里关系不和,因此由他垫付以求小事化了。

“莫须有”的三颗牙齿铸成冤案,邻里均说是假牙

1月24日案发当天,胡乱的现场结束后,一行人决定到村委进行调解,蔡忠元在其儿子的陪伴下姗姗来迟,一进门就捂着脸说他三颗牙齿被打掉了。何武木的妻子十分诧异,因为在来村委会之前,蔡忠元跟她说的只是一颗牙掉落,为何一会功夫就变成三颗了。而皋埠派出所所长王洪根多次提到,这三颗牙就是给何海娇定罪的关键指证。

我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明文规定,故意伤害致一颗牙齿掉落为轻微伤级,致两颗以上牙齿掉落为轻伤二级。如是轻微伤,则参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而若是轻伤二级,则需参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本案还有一个重要的细节十分蹊跷。在村委调解时,蔡忠元原本说他的牙是何海香带去的朋友打落的,被调解主任章国娟当场揭穿,力证该人一直在旁围观不曾动手。蔡忠元就立即改口,说是何海娇打的。

何海娇被捕的消息在当地中炸开了锅。在与村民接触过程中,记者发现有多人在讨论蔡忠元的牙齿是假牙。知情人透露,蔡忠元的门牙在早年间去上海务工时曾因工伤掉落,后来装了假牙。而案发当天参与办案的皋埠派出所人员也说,他们拍照取证的时候发现,蔡忠元的牙龈并没有红肿,口中也无血迹。这些信息都与目击群众所说的“没看见掉落的牙齿”相吻合。

其实关于这三颗牙还有颇多疑点。案发当天,蔡忠元从始至终没有拿出掉落的牙齿给村委会及警方人员,时隔多日后,才声称从他们家院内的台阶处寻得,而当天双方是在蔡忠元家门外的主干道上扭打,牙齿是怎么飞出几十米的。其次,蔡忠元方报警后,时隔几个月才将牙齿送去越城区公安分局做司法鉴定。而当天到现场的派出所调解员回忆,由于年龄关系,蔡忠元的牙齿十分松动,即使不打也会自己脱落。


双方在门外主干道扭打,蔡忠元却称其牙齿在院内台阶处寻得

女婿凌志江称霸乡里,蔡家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尽管村民私下都怀疑蔡忠元掉落的牙是假牙,却不敢公开为何海娇作证,因为他们惧怕蔡忠元的女婿凌志江的势力。凌志江是社会闲散人士,常年混迹社会结识了一些所谓的关系网,蔡忠元也时常把“自己背后有靠山”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只是不知道这个靠山是何许人也。“他家女婿前前后后来派出所很多趟,整个事情就是他在弄的。”皋埠派出所知情人告知,这起案件越闹越大或许就是凌志江推动的。

1月24日当天调解现场,蔡忠元和其儿子向何家索要3000元医药费,心里委屈的何武木一口回绝。殊不知一夜之后,凌志江竟改口称要18万元的赔偿。在村委与皋埠派出所两边的调解主任轮番劝导后,凌志江更是把赔偿款上调至100万元。

据村里村民透露,前些年村里也有一起类似的事。那次是蔡忠元妻子骑小电动与别人的电动车相撞倒地,凌志江得知后向对方索要16万元,并称不给钱就报警,对方为息事宁人只好东拼西凑出这些钱款。那起事件的目击者说,蔡忠元的妻子是逆向行驶,按交规责任肯定不在对方。不知是否因尝到甜头,凌志江这次又打起了他的如意算盘。

何海娇的妻子陈伟琴得知丈夫被控告后曾去蔡家寻求和解,但蔡忠元表示,因为何武木向林业局告发他偷树,所以一定要让何家付出代价。


蔡忠元偷树的山林,也是何武木、何海娇守护的山林

皋埠派出所违法办案颠倒黑白,功臣竟成阶下囚

据越城区皋埠派出所所长王洪根说,批捕何海娇的证据是蔡忠元提供的伤情鉴定报告以及现场2个人证口供。蔡忠元的牙是否因打架导致掉落的暂且不提,但口供方面为何仅参考2个人证的证词,还全是蔡忠元方面的?作为中间方的章国娟在录口供时明确说了,没看到何海娇打蔡忠元面部。如此矛盾的口供,不知皋埠派出所为何只选择蔡忠元一方的证词。

此外,何海香回忆,当时录完口供办案人员让签字,她留心看了一眼,发现她说的父亲被打、何海娇从没碰蔡忠元面部等重要信息并无记录。何海香心怀疑惑,询问审讯人员,对方只说:“没事,你签就行”。

批捕的重要凭证还有何海娇在伤情鉴定上的签字。但何武木说,派出所让何海娇签字时完全没有告知签署的是什么,全然不知这份文件是给他定罪的。而记者曾以何海娇亲戚的身份联系本案主办人、皋埠派出所副所长朱世兵,谈及批捕何海娇的物证和口供时,朱世兵立刻翻脸,称无义务告知。


涉嫌违法办案的绍兴市越城区皋埠派出所

记者随后咨询相关律师。律师表示,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审判人员、检查人员、侦查人员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办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此外,《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讯问笔录如果记载有遗漏或差错,犯罪嫌疑人可以提出补充或者改正。皋埠派出所种种做法显然违法。

记者已将此情况反映给皋埠派出所上级单位越城区公安分局,负责刑侦的副局长林国华表示将跟进了解此案。但截至记者发稿,越城区公安分局仍诸多推辞,未给出明确答复。

作为地方治安的主要维护者,地方公安机关硬是将一件简单的民事纠纷演变成刑事案件,而且是冤假错案,从诸多线索来看,办案人员很可能存在徇私舞弊、受贿等行为。执法机关如果利用手中职权伤害无辜百姓,将脱离人民群众,极大影响社会治安稳定,如何能成为保护一方百姓的守护者?如何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