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尊重人民的利益是取信于人民的基础    我们正在做...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事 法务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史迹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年头岁尾(2)——南榆林怀旧(四十八)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1-05   作者:南坡

6.jpg

从南榆林看南山坡和紫荆山的实景近照  李万林摄

谨以此文纪念南坡sr公众号开通二周年

断断续续也还有杀羊宰猪的 (按说早在十一月大小雪旮旯就宰杀了。大人们说大小雪旮旯宰杀的猪羊肉最肥嫩。经过一冬天的"圈",这个节令的猪羊膘肥体胖,肉既好吃又下肉最多;一过这个节令,猪羊的体重就不增反降了,肉质也不好了)。遇上这等事,孩子们最乐活了,一群一伙扑喜喜凑到跟前看。从逮猪到煺猪毛,一直看到把猪吊起来开肠扒肚的时候就凑的更近了,都在等大人往下割那个猪尿脬。大人们一般不把尿脬给到孩子们手里,总是扔的远远的。孩子们便一窝蜂上去抢。大点的孩子抢到后一群娃娃都围上去,先是用脚在土塘坺里使劲搓,然后插上根茭芥芥杆杆往里吹气,边吹边在干净点的地上摔。大些的孩子鼓起腮帮轮流着吹,一个个小脸憋得满脸通红通红的。吹到足球那么大的时候把口子扎上,一群孩子便追着踢。大点的在前头你一脚我一脚地踢,小孩子们跟在后头连猪尿脬的影子也看不上,那也要跌倒马爬追,边跑边用袖口擦鼻涕,下坡路跌倒顺着地皮能滚出三四尺远,也顾不上疼,顾不上哭,咧一咧嘴继续往前追。叽叽喳喳,你哭我笑,一直玩到大人站吆喝吃饭才不情愿地回家去。

乐哈着已快到腊月二十三小年了,家家户户飘出煮萝卜丝的味道。这既是在为过年吃羊肉饺子准备和的馅儿,也是在为熬制小年粘灶王爷的嘴的饧做原料。煮了萝卜丝的水在火上熬啊熬,就慢慢地变成了黏稠的液体,倒在碗里凉凉后就成了透明的固体。放在嘴里吮一口,那个甜啊,甜得透心甜。

大人说,小年吃饧,是为了粘住灶王爷的嘴,让他‘‘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隐隐约约记得小时候,大大在小年这天,在风匣对着的墙上贴上一张印着一个有胡子一个没胡子的胖胖的人,两面竖写着“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黄裱纸,说那就是灶王爷,一年四季在那里盯着你,看你有没有洒米抛面的坏作为。到了小年这天,灶王爷要回到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所以这天要吃饧,粘住灶王爷的嘴,让他别乱说。看着那老头儿正襟危坐的样子,我私下里想:神仙也要娶老婆?吃都吃不饱,连锅巴也铲了分着吃,哪还舍得洒米抛面,让他尽管汇报去!我也始终没闹明白:粘住了嘴,怎言好事?言不就是‘’说‘’的意思吗?不过,我还是盼着过小年,因为能吃到那么甜的饧。
我稍大后就是‘‘文化大革命’’,就是‘‘破四旧,立四新’’了,没有谁家再敢贴灶王爷像了,但萝卜饧还是要熬制,还是要吃的。

过了小年,二十四是扫房掏炕刷家的日子。铺铺盖盖先晒到院子里,席子卷起来抱到大门外,拿个细棍棍啪啪啪地抽,把一年积存下的尘土就全撇打没了,水缸呀面瓮呀搬不动的用纸苫住。然后扫帚笤把一齐上,乌烟瘴气扫了房。再把锅头起第一块炕板石揭起来,烟筒底狗窝边那块炕板石也扶起来,把烧了一年积存下的柴灰掏干净。一个人上房顶把绳子的一头顺着烟筒放下来,下边的人把一把茭穗穗捆在绳头上,房顶上的人往上拉绳子,烟筒里的烟煤就全都磨掉了,保管这一年都会顺顺遛遛!

炕掏好待尘灰落尽后便开始用白矸子水刷墙。刷墙不是随便刷,而是横几刷坚几刷交替刷。干了后看吧,横竖都是方格子,眼前仿佛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你不得不感叹劳动人民的心灵手巧!(未完待续)

完稿于二0一九年二月二日(农历腊月廿八)南坡sr公众号开通二周年之际

[说明:因准备年忙,后面的手稿写得太潦草,就不献丑了。呵呵]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