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尊重人民的利益是取信于人民的基础    我们正在做...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事 法务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史迹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杀了明经国,并解决不了社会底层的官民激烈矛盾

来源:戒王东时评    发布时间:2017-11-26   戒王东

今天朋友圈,大家都在刷一张这样的“出庭通知书”:

肯定有人看到这张通知书,脑袋会发蒙。谁?

明经国?明经国是谁?我只隐约知道有一个人叫蒋经国,可明经国是谁?

我们是一群集体活金鱼,记忆只有前7秒。

这个人就是明经国。

官方通报是这样说的,2017年的3月17日上午,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该乡人大主席卓某和4名村干部曾先后两次来到村民明经国家,做其拆除“空心房”动员工作。

明经国也曾表示同意拆除。

意外的是,当天上午10点左右,明经国趁卓某接听电话时,突然用镰铲袭击,致使卓某受重伤。随后明经国潜逃。伤者卓某迅速被送至区人民医院抢救,因伤势过重,于下午2时左右死亡。

3月18日11时许,犯罪嫌疑人明经国被警方缉拿归案。

上面是官方的通报,而在3月19日,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在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的时候,却给出了不同于官方通报的另一种说法,明帮伟告诉记者,双方从未就拆房达成过共识,之所以现场出现冲突并导致人员死亡,系政府工作未做到位所致。

“案发前,政府的人没有来我们家做过拆房的协调和说明,当天来到我们家拆房的时候,我父亲就跑出来拦着不让拆。”明帮伟说。

由于双方情绪都比较激动,“他们告诉我父亲,要是不让拆就把他送去坐大牢,我父亲非常生气,才导致最坏的事情发生。”

在明经国被山上抓住的时候,问他为什么要杀人的时候,明经国说:“他欺负我!”

这是明经国被抓现场的视频,警察和其有简单的交流:

警察:“人是你杀死的吧?”

明某某:“不是我杀死的,他欺负我。”

警察:“他欺负你,那你是怎么弄(伤)到他了?”

明某某:“什么?”

警察:“你是用锄头还是用什么?”

明某某:“锄头。”

警察:“好,走!”

3月19日,公安局对外发出通告,以故意伤害罪刑拘明经国;3月27日,公安局又对外发出通告,改以故意杀人罪逮捕明经国。

短短8天,性质由“故意伤害”升级到“故意杀人”,这意谓对外释放的信号是检查院,将以“故意杀人罪”公诉明经国!

这也可能意谓着,明经国这人是杀定了!以“故意杀人罪”的名义!

大家开始在网上集体呼吁,务必要对明经国“刀下留人”!

理由是,1,个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2,明经国保卫私有财产合理合法。

可没多久,明经国的名字,就被淹埋在网络中了,再也没有几个人提起了。

毕竟中国的网民,就是一群只有7秒记忆的陆地行走生物。

明经国的名字,因为这次法院的开庭审理,再一次呼啸在大家的面前。

我开始思考一个这样问题,中国的网民记忆是廉价的,以至我们的爱心和人性,有时候它也是廉价。

就像此刻,它廉价到,你只要在这个时候,紧紧跟随着大众的情绪起伏叫喊就可以了。

我们先丢了自己的思想,然后我们也丢了自己的喜怒哀乐。

说起来我们是一群人,其实我们是一个面孔和一万个面孔,都一模一样的人。

可我们一个面貌的集体悲伤,能改变这一切吗?

在这里,我想说一件我个人知道的事。

这个月初,我回老家,待了一个礼拜。我们的镇上发生了一起故意伤害罪,一名镇干部,他手握实权,晚上在路上,被人截住,用刀挑断手筋脚筋,身上用钢管被挨着挨给摞了一遍。

目的很明显,此次行凶,不是为了要你的命,就是为了要弄残你的人。

让你往后想翻身报仇,也没有这个资本和可能了。

大家都纷纷猜测,是这名镇干部,在拆迁中或者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哪个走投无路的农民。

我们那里为了房子和土地,喝药上吊的农民,有。

我说这件事,意思是说,社会底层的官民矛盾,是很激烈的,它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至少在新闻联播里,我们永远看不到。

城市的文明和格局,限制了我们对农村官民矛盾,还有官民之间残忍度的想象。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河北贾敬龙,面对强拆,村干部何建华扬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跟着我走的,叫你发财;不跟着我走的,我就把你弄死。”

贾敬龙为了自己的婚房,人被打,后来不仅婚姻吹了,还没了工作,一度沦丧到建筑工地上去打工,远走他乡。

他人被逼出精神强迫症,在走路干活时候,都会不由地咬牙,仇恨地喊出何建华的名字。

最后,他用射钉枪,对着脑袋,射杀死了何建华。

贾敬龙在《一审法庭的最后陈述》中,他说:“采取以暴制暴并非我野蛮凶险......,在北高营村民随意打听,我名声相当好,......,我温文尔雅,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我有太多的生活雅好,我绣十字绣,我种的花有一百多盆,在北高营算养花第一人了,哪家的小孩得了脖疹,都来找我要仙人掌。......了解我的亲人朋友都晓得,我长这么大没和别人打过一次架,没敢杀一只鸡,然而正是我这样柔弱的人,了结了何建华,堪称惊涛骇世,惊涛是人们惊涛原来兔子急了真咬人,骇世是因为涉及两个敏感区域,一个是村支书记,一个是拆迁。......

但凡有一步可退,给老百姓留条生路,我都不会走上这条不归之路。”

而在此之前,何建华已经被人在网上举报曝光,财产来路不明,当村支书手段黑社会化,却没有受到相关部门重视、受理和督查。

为此,众多专家还有学者,呼吁对贾敬龙枪下留人;可最终,贾敬龙还是没能免于一死。

今天,大家又开始对明经国呼吁,刀下留人。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大家都在期待着。结果无非两种,要么悲伤,要么不失望。

可然后呢?明经国事件之后呢?

难道要我们,包括中国网民,全部预备好新的情绪,集体悄悄地等待下一个悲伤热点事件的爆发吗?

然后我们开始集体刷屏,集体情绪陷入新的悲伤?

年年反复如始,不知疲惫?

我们的生命价值,还有悲伤事件热点中的那个人的生命,就那么廉价?

枪毙了明经国,枪毙了贾敬龙,死了乡人大主席卓某,死了村支书何建华,往后所有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吗?

强拆就没有了吗?底层干部黑社会化,就能避免了吗?农民杀官的惨案,就能彻底杜绝吗?

不触及这些和解决掉这些核心问题,死再多的底层村官,枪毙再多的底层反抗农民,应该都于事无补吧?

延伸阅读:

明经国案陷入白刃战:死磕律师迟夙生空降法庭,惨遭法官拒之门外

作者: 王亚中

来源:24小时在线法律咨询(yazhongking)

明经国案今日开庭,昔日焦点今天重热。众网友左手举西瓜,右手举马扎,纷纷聚拢围观,欲一睹泱泱华夏依法治民的大国风采。

不料,先看到辩护人刘文华律师投诉南康公安吃了律师提交的辩护词。

又看到刘文华律师控告赣州检察院违法办案。

接着看到赣州市中级法院拒绝辩护律师迟夙生出庭履行职责,原因是:迟夙生律师带的律所公函上的印章真实性无法核实。

这真是一个搞笑到可以申请世界吉尼斯纪录的荒唐理由!

且不说迟夙生鼎鼎大名,当了三十八年律师,干了十五年全国人大代表,在“明经国锄杀副乡长”这么一个举世瞩目的敏感案件里会携带一份伪造的律所公函出庭辩护的可能性究竟是零还是负数。但就这个拒绝理由之稀有、罕见、空前绝后的程度来说,也可算得上江西独创、赣州一绝。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大庭广众,公开审判。掌握着庭上主动权的法官大人有什么好怕的,迟夙生想说,就让她说个够呗。只要法官大人的判决书合情合理又合法,怎么判还不是法官说了算?这庭审未开,先把辩护律师挡在门外,岂不是先用煤灰在自己脸上抹了“理亏”两个大字?

法院是使用合法手段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南康公安已被投诉,赣州检察已被控告,人民法院此刻一定要注意形象、顾及影响,屁股注意摆放在法庭正中间,不要坐偏。否者若被人骂成“和公检法穿一条裤子”,法院的神圣与权威何在?法律的尊严又何在?

希望赣州中院迷途知返,早点儿准许迟夙生律师出庭履职,莫让天下人看笑话!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