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尊重人民的利益是取信于人民的基础    我们正在做...
首页 关注 人物 评•论 时事 法务 社会 环保 科健 体娱 军事 史迹 综合 参读 文化 思想 民生 奇闻 文学 旅游 书画 摄影 负面 会员 文艺 广告

2000吨的日本“神户丸”号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沉入鄱阳湖湖底

来源:奇趣    发布时间:2017-05-29   责任编辑

9-1.jpg

1945年4月16日,2000吨级的日本“神户丸”号运输船装满了从中国各地掠夺而来的金银财宝,从鄱阳湖畔起锚,准备出长江回日本。但运输船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沉入湖底,船上200多人无一生还。

消息传出后,驻九江的日军大为震惊,派出一支优秀的潜水队伍,到事发地搜寻。然而,令人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在30多米深的水域内,除了山下提昭一人外,其余的潜水员均一去不复返。而山下提昭上岸后,也是神色异常、恐惧万分,说不出话来,不久便精神失常了。

抗战胜利后,美国著名的潜水专家爱德华·波尔一行人来到鄱阳湖,历经数月的打捞一无所获,除爱德华·波尔外,几名美国潜水员再度在这里失踪。

40年后,爱德华·波尔终于向世人首次披露了他在鄱阳湖底失魂落魄的经历。他在回忆录之中这样写道:“几天内,我和三个伙伴在水下几公里的水域内搜寻‘神户丸’号,没有发现一点踪迹。这一庞然大物究竟在哪里?正当我们沿着湖底继续向西北方向寻去时,忽然不远处闪出一道耀眼的白光,飞快向我们射来。顿时平静的湖底出现了剧烈的震动,耳边呼啸如雷的巨响隆隆滚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我们紧紧吸住。我头晕眼花,白光在湖底翻卷滚动,我的三个潜水伙伴随着白光的吸引逐流而去,我挣扎出了水面……

鄱阳湖的奇异现象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

1990年,江西省政府组织了一支专家考察队到鄱阳湖水域考察,海军方面还派去了几名优秀潜水员协助。然而,当他们潜入水域后,发现方圆几十里不见沉船踪影,千百年来在此沉没的大小船只竟都不翼而飞了。

一位名叫申大海的潜水员心有不甘,与助手小王一起私自决定入水取样。谁知3个小时后,申大海也不见返回,小王遂鸣枪报警,全体潜水员下水搜寻,终不见申大海踪影。直到次日下午,当地农民在老爷庙后15公里的昌芭山湖发现了申大海的尸体。

奇怪的是,昌芭山湖不仅高出鄱阳湖12米,而且与鄱阳湖互不相通,申大海的尸体怎么会在此出现了呢?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据有关资料记载:1973年10月14日,星子船舶修造厂机动货船在老爷庙水域沉没,死亡13人;1985年3月15日,一艘载重25吨,编号“饶机41838”号船舶,凌晨6点30分在老爷庙以南约三公里处沉没;仅从1960年以来,这片水域就有100多艘船在这里沉没。

但即便是拥有近50年沙船航运经验的王方任老人依然感到迷惑,“一般大风暴来临前都可以看出来,奇怪的是,这里的风暴眨眼间就来,而且风暴过程大都只有十几分钟,过后立刻恢复平静,就跟没事发生一样。”

风暴毫无征兆的逞威方式,让船老大们言语间充满敬畏,即使记者身前这片水域正处于枯水期,湖水甚至退到有史以来最浅,船老大渡湖时仍然提心吊胆。此时,湖畔传来阵阵鞭炮声,张小金说那是满载而归的船夫在祈求平安,祭拜老爷庙已为船老大们约定俗成。

狭管效应造就罕见大风区

对于附近的船老大而言,老爷庙平静的湖面暗藏杀机。

记者乘坐张小金的渔船,缓缓地驶向老爷庙水域,刚刚进入中心湖面,原本平稳的船身开始不停地摇晃。江风呼啸而过。实际上,以水营生的船夫们对于老爷庙水域有着最切身的感受,对于沉船事件,他们把矛头不约而同地指向了风,却多年以来都无法明白大风起因之谜,于是关于老爷庙水域起风长期披着神秘面纱。

“从1984年开始,省气象局气科所组织人员对这个怪现象进行彻底调查,我们县气象局协助工作。”今年58岁的都昌县气象局原局长陈茂寿从那时起,就一直参与了研究,经过在老爷庙、星子县、松门山三个观测站的长期观测,结果表明老爷庙水域是鄱阳湖的一个少有的大风区,一年365天中就有163个大风日,也就是说每3天就会发生一次8级狂风;而且都昌县年平均风速在2级左右,老爷庙水域的风速却达到5级左右,足足大了3级。

“当时为了获取最准确的气象数据,研究人员专等风大的时候上船,为了不被风吹倒,全体人员都用绳子把身体绑住,以防万一。”长期研究老爷庙风力的省气象科学研究所所长聂秋生说。

虽然风力之强的说法得到了解释,但同处于鄱阳湖地区,为何只有老爷庙水域的风力如此强劲呢?为何到了这里风力就会大了3级呢?“专家们在研究老爷庙的地理位置时有了惊人发现,鄱阳湖的北端是一条狭长的水域,老爷庙正是处于这个狭长水域的最南端,巧合的是,老爷庙水域的宽度只有3公里,是整个鄱阳湖最窄的地方,这里等于是一个狭管,只要一二级风到了这里立刻就会变成五六级大风。”聂秋生说。 

更可怕之处在于,海拔1400多米秀丽庐山成了制造大风的元凶,其南部正好延续到老爷庙的西面结束。与此同时,鄱阳湖地区一年中多盛行北风,当气流自北南下时,庐山庞大的身躯就像一座屏障挡住了风的去路,一部分气流只能从庐山东南面的山峦绕过,气流从这里聚合在一起,顺着狭管流向宽度只有三公里的老爷庙水域时,风力和风速顿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威力,当以往的帆船在此遭遇风劫后,其处境之险可想而知。

航拍惊现湖底巨大沙坝

强劲风力的产生始末已经豁然开朗,这是不是造就鄱阳湖百慕大的唯一因素?老爷庙水域只有3公里宽,记者在乘坐张小金的渔船从湖中心返回时,只用了数分钟,对于经验丰富的船老大而言,快速靠岸很容易做到,湖面是否还有其他玄机?疑问依然存在。

从事地质打井的专家韩礼贤在老爷庙水域附近工作了将近40年,他告诉记者说,“鄱阳湖是一个完整的水系,江西省赣、抚、信、辽、修五大河流的水从不同的方向,汇入鄱阳湖,水流流入宽广的湖面时,流速缓慢,但进入狭窄的老爷庙水域后,流速就会随之加快,所以老爷庙水域表面上看似平静,只不过底下异常强烈的暗涌被掩盖住了。”

难道是由于水流方向的混乱,形成了漩涡后使船只颠覆吗?当有人将这种说法提出时,并未得到赞同,张小金等渔民也称,根据他们的经验,漩涡在一般的河流中都存在,影响并不是很明显,更别说将数百吨的船舶掀翻湖底了。那么,使船舶顷刻颠覆的元凶到底是什么呢?

“当时恰好有地矿部门对老爷庙水域进行了航拍,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江西省地质调查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马振兴也参与了老爷庙水域的研究,他对记者说:“通过地质小组低空拍摄的彩色红外航空照片,发现老爷庙水域底下居然存在一个巨大的沙坝,长约2公里,呈东西走向,正是因为这个沙坝的存在,阻挡了席卷而来的水流,在湖水底部形成巨大的漩涡,这些漩涡对船只最终造成了致命一击。”

记者在这张航拍照片中看到,沙坝大约占老爷庙水域总宽度的三分之二,可以预料的是,一旦船舶在风暴困境当中,又遭遇了底下沙坝的漩涡攻击波,船老大们想要逃生难上加难。

红外航空照片上显示老爷庙水域底下居然存在一个巨大的沙坝,长约2公里,呈东西走向,正是因为这个神秘沙坝的存在,阻挡了席卷而来的水流,在湖水底部形成巨大的漩涡,这些漩涡对船只最终造成了致命一击。

水域深层还有暗河吗?

船只突然间沉没的真相似乎越来越近,但关于鄱阳湖百慕大的种种传闻依然给人留下巨大的悬念,其中最令当地居民感到神秘的是1945年的一个谜,当年4月16日,侵华日军一艘“神户丸”2000吨级运输船,行驶到老爷庙水域时,悄无声息地沉没了,船上200多名日军官兵全部沉入水底,无一幸免。

尽管记者在当地海事部门,无法找到此年代久远事件的官方记载,但当地居民依然言之凿凿,表示确有上千吨的货船沉没湖底,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有潜水员来到这里打捞,什么东西都没捞到。”张小金说。

那么这些失踪的大型货船真的是消失不见了?还是躲在某个角落?韩礼贤在老爷庙附近长期打井的过程中,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当他发现当地有一些石灰岩后,便立即将此与失踪沉船联系了起来。

“石灰岩极易溶于水,所以我认为水域下方存在溶洞,甚至是暗河,而失踪的货船极有可能通过暗河流到了长江。”韩礼贤正在撰写该课题的论文,根据多年经验以及精密的推算,他认为,由于老爷庙水域是五条河流集合地,水流带来大量的流沙,每年沙粒淤积量达到1120万吨,再经过日积月累的演变最终将溶洞与暗河掩盖在深处。

但争议仍然存在,省地质调查研究院的马振兴表示,根据地质队在老爷庙附近的钻探工作,发现老爷庙附近虽有少量石灰岩,但更多的却是硅质岩,水对其难以产生溶解作用,无法发育大规模的溶洞,“目前我们只能说不排除溶洞、暗河这种推测。”

来自都昌县海事部门的说法是,随着船舶质量的提高和风暴预警机制的推行,船舶沉没的事故正在逐年减少,即使有船舶沉没也可以及时打捞上来。

而只有未解的悬疑继续神秘,等待着更多的人来解开真相,如同风力之谜被破解之后,老爷庙区域即成为首批纳入国家风电建设规划的项目,这让鄱阳湖百慕大的恐怖水域为人们带来一丝丝出乎意料的欣喜。



收藏 | 打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请评论~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